“周杰伦们”粉丝江湖结束 “蔡徐坤们”粉丝江湖开始

资深新闻 2019-08-19 13:27:01 190

  周董离圈从不回,歌音无改数据衰。“儿童”相见不相识,傻问客从何处来。

  当互联网时代与流量数据下成长的一代粉丝,试图用现行饭圈数据规则套用在所有明星身上、并以此理解整个娱乐产业,数据时代的认知缺失与代际差异就清晰的展露了出来。“周杰伦微博数据那么差,为什么演唱会门票还难买啊?”7月16日有一位年轻网友在豆瓣“自由吃瓜基地”里发帖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他微博超话排名都上不了”“代言不需要做数据吗”,由于发问十分直接,并不似饭圈无意义式拉踩嘲讽,发问语气里还带有一丝真诚的疑惑。公众在懵然几许后,得出结论,“估计是10后”。

  80、90后粉丝大概不曾预想,有一天娱乐圈里,有人会因为流量数据,质疑周杰伦的实力。“一代奶茶天王遭小学鸡数据踩踏”的魔幻现实,让该帖子被有心网友搬出豆瓣,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传播,公众讨论热度快速发酵。隔天,豆瓣上原帖删除,发帖人ID注销,但是#周杰伦需要做数据吗#等相关话题空降微博热搜,话题在大众娱乐的烘炒下已然出圈。佛系了很久的杰粉们被路人们强行叫醒营业,开始以一种半调侃半戏弄的形式给周杰伦做起了数据。“研究了半天,做数据是这个意思吗?要加话题吗?”来自中年杰粉们的疑问。

  行动从粉丝群体间调侃变成一场社会性的调侃,微博上各类娱乐KOL、营销号也纷纷发布相关调侃段子。微博上尚且没有微博账号的周杰伦,目前明星超话从“排不上”进入了超话榜单前17名,阅读量超过212亿,发帖量达到28.8万。周杰伦中文网官博下,粉丝们开始组队刷评论。艾曼数据显示,截至写稿时间,周杰伦登顶艺人活跃粉丝榜,活跃人数26万。

  周杰伦数据的出现无疑更加凸显了年轻饭圈流量运行规则的虚无感,当流量数据成为娱乐产业自上而下的衡量准则,新一代饭圈粉丝的价值观念与现实认知被数据裹挟,公众该思考的是数据本身存在的意义。

  回到过去:那些年周杰伦的真实数据

  从《可爱女人》《双截棍》听到《等你下课》《不爱我就拉倒》,时光横跨18年。听着周杰伦长大的那批人,已经远离青春,在成人社会里打拼多时。这次意外,让周杰伦在公众舆论中开始经历数据回潮,暂且不提他专辑之外陆陆续续出演的电影、电视剧。善良的媒体与KOL们对周杰伦过往各类专辑销量、演唱会数据等进行考古,力求为年轻的粉丝们还原一个最繁盛的周杰伦时代。

  从2000年第一张专辑《Jay》至今,周杰伦一共发行了14张专辑,四首单曲。这个过程既是亚洲一代音乐天王的成长史,也投射着二十一世纪初华语流行音乐的变迁。或许可以把2000年至今的19年划分成两个阶段,2000年到2010年,是台湾流行音乐的巅峰时期。这个阶段音乐产业受到网络数字科技的影响,台湾频频出现影响两岸三地的流行音乐偶像,周杰伦、王力宏、林俊杰、蔡依林、萧亚轩、孙燕姿、梁静茹等流行歌手大红大紫,S.H.E、苏打绿、五月天等团体也获得前所未有的关注度。这十年里周杰伦几乎以一年一张专辑的频率推出作品(2009年空缺),从《Jay》到《七里香》再到《跨时代》,每一张专辑都保证出现几首大众传唱率极高的爆款歌曲,无所谓粉丝圈层,这时候的歌曲是真正意义上的街知巷闻,带着一批人、一个时代的烙印。

  2003年周杰伦成为继王菲、张惠妹之后,第三位出现在《时代》杂志亚洲版封面的华人歌手,并被赞誉为“新一代亚洲流行天王”,音乐事业进入巅峰期,2004年《七里香》专辑销量位居年度世界第42位,周杰伦唱着《龙拳》登陆春晚。

  2006年推出《依然范特西》、2007年推出《我很忙》、2008年推出《魔杰座》,周杰伦连续三年获得世界音乐大奖“大中华区最畅销艺人”奖。数据显示,这十年里周杰伦专辑,单张全亚洲最高销量达到320万张,10张专辑累计正版销售达到2145万张。而实际上,当时音乐行业盗版猖獗,盗版资源占据了90%左右的市场,实际上盗版售卖所占比例更大。有媒体报道,2004年《七里香》在内地加上盗版专辑,实际销量应该超过2000万张。

  2010年至今,抛物线达到了顶端,华语流行音乐开始整体呈现下行状态,数字技术进一步冲击行业,数据专辑代替了实体专辑,行业迭代率骤升,大量歌手沉寂,音乐产出也迅速下降。

  周杰伦作品推出的频率也降低,这9年里周杰伦推出了四张专辑,离他的最新数字专辑《周杰伦的床边故事》已经过去了3年,但是仍然保持着“专辑必有爆款歌曲”的惯例。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www.rodsrelics.com资深新闻 本文地址:/yule/21904.html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资深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