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历史名人】风骨峥嵘 壮志难酬

资深新闻 2020-06-29 00:05:54 163

垂拱二年(686年),大唐安西四镇边境局势紧张,陈子昂跟随左补阙乔知之去往西北前线支援。这是他第一次出征,最远达到了居延海和张掖河,即今天的内蒙古额济纳旗和甘肃张掖酒泉一代。在边关的日子里,陈子昂第一次见到西北的苦寒之地,也亲身体验到了战争的残酷。回到京城后,向武则天呈上了《为乔补阙论突厥表》《上西蕃边州安危事三条》等卓有见地的书表,陈言边塞将领腐败。永昌元年(689 年),迁右卫胄曹参军。691年,陈子昂因母亲去世,上表请求丁忧。693年,陈子昂为母丧守孝结束后,被提拔为右拾遗,即为指出皇帝政策失误的谏臣。

陈子昂身为谏官,心怀天下,直言敢谏。他在撰写上奏的谏书中,提出了一系列安人息边、节用爱民、贵德慎刑的政治主张。时武则天当政,为镇压反对派,信用酷吏,滥杀无辜,他上奏《谏用刑书》加以劝谏;武则天计划开凿蜀山道路,经雅州道攻击生羌族,他上奏《谏雅州讨生羌书》,反对穷兵黩武,主张与民休养生息,提倡民族间和睦相处,武则天因此打消了征讨的念头;在《上蜀川安危事》的奏疏中,他对诸羌的进犯感到忧虑,对蜀川人民“失业”“逃亡”深表同情,对“官人贪暴”“侵渔”“剥夺”百姓的罪恶加以愤慨的指责。从他的许多政论奏疏中,我们可以看到他洞察国家安危的远见、关怀人民疾苦的热情。陈子昂是唯一一位谏文被录入宋代《资治通鉴》的诗人。《资治通鉴》引用他的奏疏、政论有四、五处之多。王夫之《读通鉴论》认为陈子昂“非但文士之选”,而且是“大臣”之材。

【方志四川•历史名人】风骨峥嵘 壮志难酬

陈子昂铜像(图片来源:封面新闻)

武则天也时常与他探讨国事,但经常不采纳他的建议,这让陈子昂很是苦闷。史书记载“虽数召见问政事,论亦详切,顾奏闻辄罢”。不过陈子昂在这个岗位上完成了徐元庆刺杀御史大夫赵师韫一案的定案,武则天还将此案例记入《唐律》。由于陈子昂言论切直,敢于针砭时弊,得罪了许多朝中权贵,一度遭到当权者的排挤和打击。仅仅一年后,陈子昂因为“逆党”反对武则天而受到株连,蒙冤入狱,一年多后又被赦官复原职。出狱后,适逢契丹首领李尽忠举兵叛唐,攻陷营州。陈子昂立刻上奏《谢免罪表》,请求随军出征。

万岁通天元年(公元696年),武则天派建安王武攸宜征讨契丹,陈子昂任随军参谋。次年,军队开到渔阳(今河北蓟县一带),由于指挥不当前军打了败仗,官兵上下一片惊谎。武攸宜既无韬略又忌贤妒能,陈子昂多次直言急谏并请求率领万人为前驱,武攸宜不仅不采纳他的建议,反将他贬为军曹。

陈子昂受到这样的打击,心中非常郁闷,登上蓟北楼(即幽州台),追思千年前燕昭王在这里建幽州台,置金于台上,延请天下奇士,招乐毅等贤能之士兴国定邦的幕幕史实,不禁悲叹自己怀才不遇、知音难觅。感慨之余写下《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七首》,并在序中提到:“丁酉岁(697),吾北征。出自蓟门,乃观燕之旧都,其城池霸迹已芜没矣。乃慨然仰叹,忆昔乐生、邹子群贤之游盛矣。因登蓟丘,作七诗以志之……”而后流着泪吟出“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这就是流传千古的《登幽州台歌》。

圣历元年(698年),因父亲年老生病,陈子昂辞去官职回乡照顾父亲,不久之后他的父亲便去世了。居丧期间,权臣武三思指使射洪县令段简罗织罪名,对陈子昂加以迫害,最终陈子昂在狱中忧愤而死。

诗歌革新旗手

初唐时期,辞藻华丽、内容空乏、格调颓糜的齐梁诗风依旧在文坛盛行。通过“初唐四杰”等诗人的积极努力,新风格的唐诗已经出现,沿袭齐梁的宫廷诗风已经越来越为人们所不满。

陈子昂在看到东方虬的《咏孤桐篇》(原诗已失传)后,感受到一股浩然质朴之气,赞叹不已,写下《咏孤桐篇》的唱和之作《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及《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序》。《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序》全文如下:

东方公足下:文章道弊,五百年矣,汉魏风骨,晋宋莫传,然而文献有可征者。仆尝暇时观齐梁间诗,彩丽竞繁,而兴寄都绝,每以永叹。思古人,常恐逶迤颓靡,风雅不作,以耿耿也。一昨于解三处见明公《咏孤桐篇》,骨气端翔,音情顿挫,光英朗练,有金石声。遂用洗心饰视,发挥幽郁。不图正始之音,复睹于兹;可使建安作者,相视而笑。解君云:“张茂先、何敬祖,东方生与其比肩。”仆亦以为知言也。故感叹雅制,作《修竹诗》一篇,当有知音以传示之。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www.rodsrelics.com资深新闻 本文地址:/lishi/65947.html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资深新闻